第1天 7/17

賽馬搞笑團

凌晨3點我從豐原出發,好友阿匡用車載我到中清交流道,轉搭統聯客運前往中正機場。其餘五人約好4點在台北來來飯店集合,再驅車前往機場。我們六點整準時在華航櫃檯會合,開始了我們長達14天的『青海玉樹賽馬之旅』。

不敢相信這企盼已久的夢想就要發生,六個人分別克服了各自的困難,搞定了工作、家庭、時間、和金錢,果然是先承諾後搞定的最佳典範。還記得出發前的二個禮拜,為了讓公司業績在我出國期間照樣達成,我幾乎每天在公司加班趕工,精神緊繃的很,幸好後來收到LP37 Claire的e-mail,她說她最近抽到一張禪卡:『遊戲的心情』,讓她對她的苦惱有了新的體悟。這話可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要去青海旅遊不就是一場遊戲嗎?怎麼在不知不覺中將它變得如此沉重,一點遊戲的心情都沒有,何必呢?當我將生命看成不嚴肅的、看成是一個遊戲,我內心所有的重擔就開始消失,就會開始過著心情很輕、充滿笑聲的生活。嗯!我相信這對我而言,是出發前最好的Grounding。

候機的時候,我們用錄音機錄下了我們的心情。『請問各位為何要去青海旅遊?』有人說是為了體驗不同的生活,有了說是從小大漠英雄傳看太多,有人是要去看核子試爆對環保的影響(這個人名叫法藍客簡稱法藍),有人是捧鬍胖子的場,有人說是完成夢想的開始,我則說:『我要回家不可以呀,這是什麼問題?』從這段簡短的訪談之中,大概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隊了吧!。『團隊準備好了沒?我選擇登機。』

抵達香港的赤臘(鳥)機場,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就是讓我們衝動地在兌換外幣處,急著先換人民幣。結果換越多的人損失越多,因為這太坑人了。我陪莎賓娜先去辦理台胞證加簽,還好趕在時間內回來,順利完成轉機的手續。倒是飛往廣州的中國西北航空,果然是名不虛傳誤點了近一個小時。造成我們到達廣州時只剩半個小時,要完成取行李、出關、櫃檯劃位、託運行李、安檢、出海關…等手續。幸好這時遇到我們這趟旅程的第一位貴人---女台商,她看到我們的慌張,熱心地告訴我們要分頭進行,要不然鐵定來不及,於是我負責帶著大家的台胞證和機票,先出關去辦理劃位的手續,其餘的人則等著取行李(法藍此刻有個大貢獻,就是一個人負責背兩個大背包)。

我衝出海關之後,到處尋不著中國西南航空的櫃檯,經詢問之後,才知道廣州機場有分國內及國外的航站,於是我又趕忙衝往國內的航站,找到航空公司的辦事處,告之航務人員我們的狀況,其中一位男士熱心地帶我到櫃檯辦理劃位的程序,並等候我們隨後將趕到的託運行李。說時遲那時快,遠遠我就看到莎蓮娜一馬當先也衝到國內航站來,我鬆了一口起氣,顧不了他人的異樣眼光大喊:『莎蓮娜!我-在-這-!!』接著只見五個人背著厚重的行李,上氣不接下氣地衝到櫃檯,順利達陣成功。這真是我們驚險的第一天,相信這只是老天爺小小的測試,祂要我們用行動來驗證我們是不是一個團隊,我們顯然沒讓祂失望,因為我們不但樂在其中,還感謝這段巧妙的安排,讓我們的旅程更添驚奇與趣味。

沒有三兩三,千萬不要來自助

在飛往西安的旅途中,我們見識了大陸的三明治,看起來其貌極不吸引人,吃起來也只能求個不餓,簡直可以用寒酸兩個字形容吧!莎賓娜的右座剛好是位西安當地人,提供了我們不少當地旅遊的資訊。這就是自助旅遊必備的絕活一:『交朋友』和絕活二:『包打聽』,玩到那就交到那,交成朋友自然就可以打聽出很多當地最新的資訊,不但可以玩得道地也減少受騙上當的次數。

咸陽機場到西安市的民航公交車,上面有導遊小姐服務,如果你需要住宿和旅遊的服務,她可代為安排。公交車沒有經過我們下榻的鐘樓酒店,所以我們在秦都酒店下車,酒店埵陵行社的服務人員,熱心地為我們介紹西安的旅遊資訊,其實我們蒐集的資料比她介紹的還清楚,我還看出她熱心的背後要做我們生意的企圖。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告訴她說:『我們有朋友在鐘樓酒店等我們,就不和你多聊了,你有名片嗎?如果我們有需要我們會再和你聯絡。』『我們打拿來?』針對這個問題,我們早有心理準備,我們的共識是:『我們從深圳來的!』因為我們不想在西安被當成從台灣來的肥羊。
為了省錢,我們坐上第一次的公交車,有空調的每人兩塊錢,沒空調的每人一塊錢,結果我們從秦都酒店,坐到鐘樓酒店只花了六塊錢。我們不用說話就夠引人注目了,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背著大登山背包和小背包,活像是要來攀登華山的青年探險家。

剛進入西安市區,對北大街的第一印象是塵土飛揚,因為西部大開發的政策下,西安許多馬路都在拓寬,許多老房子都面臨被拆除的命運,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正處於大建設前的非常破壞期。曾有這麼一說:『要看100年前中國人的生活,就要到西安;要看100年來中國人的生活,就要到北京;要看100年後中國人的生活,就要到上海。』如今身在其中,原本對於西安這個世界四大古城充滿期待的我們,卻頗為失望。

鐘樓酒店第一次偷渡成功

我必須承認,LP的臉皮很厚、企圖心很強。我們為了省錢,我們從台灣託Kristy用她的旅行社代訂飯店,我們在西安住鐘樓酒店(三★)二晚,六個人擠一間房;在西寧住西寧賓館(三★),三個人擠一間房;在咸陽住彩虹賓館(三★),三個人擠一間房。我們共帶了三個睡袋,以備不時之需。

進入鐘樓酒店Check in 前,我先放下行李,若無其事的走入酒店內,察看人員戒備及電梯動線。打探了軍情後,我們在門外密商,決定由珍妮佛和莎蓮娜去櫃檯Check in,其餘四人大方地走到大廳的休息區,那裡剛好有一團外國人聚集,我們故意和老外聊起天來,弄得好像是同一團似的。不過好景不常,沒一會這群老外就出門了,我們只好坐在沙發上,裝得像是優哉地在等人似的。大廳經理有意無意老往我們這看,所謂作賊會心虛,咱可不能露出馬腳,所以我大方地把她看回去,而且還看到她不好意思地將眼神轉開。如果萬一被詢問,我們也早有腹案,我們就說:『我們和她們是台灣的朋友在西安巧遇,特地來幫她們搬行李,順便聚聚敘敘舊…….。』

待珍妮佛和莎蓮娜辦完手續,過來和我們通報房號,便先搭電梯準備上樓,就在電梯打開的瞬間,我發現沒人注意我們,於是我和法藍克迅速背起行李,也快步走進電梯,文先生和莎賓娜則伺機而動,隨後也混了上來。當我們六個人最後齊聚在同一間房時,那快感可不輸LP第2 weekend過電網時的興奮,從來沒做壞事做得如此開心。我們真是一群沉著、瞎掰、有膽識的男人和女人。

北院門夜市小吃街

稍作休息之後,我們決定造訪最有名的北院門夜市小吃街,以慰勞我們今天一整天卓越(劣?)的表現,我們小心翼翼地兩兩一組,分批下樓走出酒店,在酒店外集合出發。西安夏天的白晝很長,七、八點天都還沒暗,而且氣溫很高,最少有三十七、八度吧,鐘樓剛好處在十字路口的圓環之中,東西南北大街在此交會,我們就在鐘樓四週亂晃一番,最後才從東大街穿過小路走到北院門,其實北院門夜市小吃街走到底就是有名的鼓樓。走在北院門的小吃街,兩旁都是古色古香的老房子,這在台灣要在中影文化城才會出現。人聲頂沸、炊煙四起、加上店員的招呼聲和小販的吆喝,熱鬧極了,真的是還沒吃,就已經興奮起來。

我們第一ㄊㄨㄚ吃了烤牛、羊肉串、涮牛肚、酸梅湯、還有漢斯2000的青島啤酒。說到這個烤肉串可是讓我魂牽夢繫好幾年啊!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撒上一種在西北才有產的花椒粉-芝然,配上冰過的漢斯2000真是味道甘甜,涼至心坎。麻醬口味的涮牛肚也不含糊,酸梅湯不酸不甜頗能生津止渴。

第二ㄊㄨㄚ我們來到『陜西第一家泡膜店』,叫了一碗優質羊肉泡膜、一碗優質牛肉泡膜,和兩樣小菜外加一瓶漢斯2000。要吃泡膜有分兩種方式,一種是自己用手撥(ㄅㄟ),另外一種是交給店家用機器ㄅㄟ,我們越洋過海而來,當然是要用體驗用手ㄅㄟ的樂趣,據說ㄅㄟ這個泡膜,可大有學問,首先當然就是手要洗乾淨,要不然我看就變成『羊肉泡膜桿菌』了。哈!開玩笑的啦,真正的學問是ㄅㄟ得越細的人表示越內行,ㄅㄟ得越粗的人,表示外行加上很懶惰,通常店家會給內行的人多一點的湯頭,而外行的人當然就享受不到這個福利囉!話說這家店的泡膜,真的是令人讚不絕口,湯頭鮮、肉質香、泡膜Q得恰到好處,嚼一口,麵粉的原味香醇,立刻在口齒間流竄。連平常對麵條食品有深度對話的珍妮佛,都吃得合不攏嘴,豎起大姆指直說:『讚!』

這麼好吃的當地風味小吃,您猜兩ㄊㄨㄚ花掉我們多少錢?總共是50元人民幣,折合新台幣210元,平均每個人這餐花了台幣35元。酷吧!六個人的五臟六腑全給這條街的美食解放後,我們滿足地散步回酒店,途經鐘樓酒店對面的市民廣場,才發現入夜之後這個露天的家聚野餐、情人約會、甚至有很多人鋪個報紙就在草地上睡了起來。也怪不得這些人,因為西安市的氣溫實在太熱,家中沒有空調設備,只有到戶外乘涼甚至過夜。

回到酒店,大夥輪流盥洗,看到大陸電視台的節目,也是一個亂肉麻的體驗,唱的歌演的戲,幾乎是同一個調調,反正改革全憑共產黨,共產黨萬歲萬萬歲。在討論過明天的行程之後,還要輪流清洗髒衣服才能休息,我們請三位女生睡床上,男生則用睡袋打地舖。

睡前我為明天的旅程抽到一張禪卡叫『全然』,每一個片刻都可能很全然,不論你在做什麼事都要全然投入,使得頭腦沒有在想什麼,就只是在一個『在』。在生命的過程當中,一次只做一件事,將你所有的能量和全然的注意都放在每一步上,這樣做可以將那不可思議的新鮮活力和創造力帶到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上面。嗯!不用想太多,明天就是全然地去玩吧。充實、驚奇、美味、滿足的第一天,最後就在法藍和文此起彼落的鼾聲中,劃下一個圓滿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