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天 7/19

火車站寄行李

今天告別鐘樓酒店,依然是兩個人一組陸續走出酒店,在附近的招商銀行集合,順便兌換人民幣,六個人背著厚重的行李,坐在銀行的沙發上休息,頗為引人注目,反正這次來旅行的學習目標之一,就是如何在高尚的自尊下,選擇寡廉鮮恥的行動,然後開放地接受所有的結果。所以我們順道用銀行提供的礦泉水,一一裝滿了我們隨身攜帶的茶壺。

我們因為要搭明天凌晨兩點的火車,所以將行李寄放在火車站的行李託運處,準備晚上12點前再回來取出即可。說也巧妙,今早我抽到的禪卡就是『重擔』,如果這些日子以來,你覺得生活就好像是一個從搖籃到墳墓的奮鬥,那麼可能是你要作改變的時刻到了,你可以聳聳你的肩,感覺看看當你不要背東西走路時是什麼滋味。嗯!的確放下行李走路可輕鬆多了,我們在車站前的飯店用了早餐,便搭五號公交車直奔大雁塔。

慈恩寺大雁塔

我們今天的行程是市區一日遊,只準備逛兩個地方,一個是大雁塔,一個是陜西歷史博物館。要走進大雁塔前,先得經過有名的大雁塔街,街道兩旁都是小吃店,提供旅者用餐、避暑、休憩之用。西安市的氣溫真是令人高不可攀,今天已破攝氏40度的高溫,我們途經一家名叫『小豆奶上海即時豆腐坊』的店,門口貼了一幅對聯寫得有趣:『來來來來了就好,好好好好了再來!』,親切的李老板推薦我們喝『綠豆漿』,而且還要喝溫的,果然喝起來溫潤爽口,暑氣全消。我們邊喝邊鬧邊錄音,又引起一些路人好奇圍觀。

我們在風景區面對商人的招攬,已有三不政策,不好奇、不相信、不購買,可是最後我們還是栽在門票的手堙A因為大雁塔在大慈恩寺內,我們買了大慈恩寺的門票,入園之後,才發現要上大雁塔還得另外買票,唉!終於遇到比我們更寡廉鮮恥的對手。我們只好選擇對著大雁塔遠觀而不近玩焉。

大慈恩寺原為隋代無漏寺,于貞觀22年(西元648年)重修再建,取名”慈恩”。從印度取經歸來的高僧玄奘為首座住持,在此翻譯佛教經典十餘年,寺內大雁塔巍然屹立,高聳入雲,是玄奘法師為珍藏經典於西元652年修建。塔高64.5米,共七層,雖經千年滄桑,幾經戰亂,仍完好無損。天氣太熱,坦白講我們根本無心瞧個仔細,一群人坐在法堂前打盹、吃統一麵,法藍索性更躺在刻有褚遂良親筆書法的石碑旁,練起龜息大法,無奈呼聲太大,引起法師前來勸阻而告中斷。勉強打起精神又逛了新蓋的玄奘三藏院,才發現玄奘法師到西域取經之舉,可算是開自助旅遊之先河吧!

出了大慈恩寺,我們走到了小寨東街,選了一家『大塊牛肉麵館』用餐,點了10塊錢RMB的牛肉水餃,風味獨特,老板也很爽朗地和我們聊天,倒是我們的莎賓妹隱藏數日的感冒終於爆發,體溫高達39度,頗令人擔心。

陜西歷史博物館

為了省錢,我們用步行到省立博物館,記得在來西安的飛機上,有位西安的朋友自毫地說,來西安如果沒有去參觀省博就等於沒來,所以我們對此還蠻期待的。進館前我們不死心,法藍再次拿出他東吳的國際學生證,佯稱他是蘇州大學的學生要買學生票,結果依然遭拒,很好,我們再次證明這樣是行不通的,只好乖乖的買全票囉。和逛兵馬俑博物館一樣,進館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先參觀洗手間,這可是在西安城旅遊不可或缺的享受呢!進展覽館前,我們發現了一處讓遊客休息的沙發區,六人二話不說,一屁股就先坐了下來,吹著涼爽的空調,沒多久有人就已睡得東倒西歪。莎賓妹發燒纏身,臉開始紅得像蘋果一樣,睡醒的人想逛就逛,逛累的人想睡就睡,我們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在省博耗了一個下午(這麼熱的天,可沒有任何人想走出博物館找罪受),說穿了我們根本是每人花了35元RMB,在高尚有文化的『歷史博物Hotel』Q--K!

不過我開始擔心莎賓妹的病情,因為她開始掉東掉西,一下子是手巾,一下子又是茶壺,真怕她發燒過度,昏了頭腦。最擔心的事還是終於發生,第一天先是法藍感冒,還好吃了我帶的感冒藥壓制了下來,現在換莎賓妹接棒,天啊!如果帶著感冒去到西寧,誰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我的恐懼擔心果然將我恐懼擔心的事物全給吸引了過來。

我們待到博物館開始送客才離開,為了治中暑,六個人就坐在博物館門前的石梯上,由我表演民俗療法刮痧。每個人幾乎都刮出兩條紅龍,特別是Wen,雖然他直說他的身體狀況很好,卻刮得最紅。這番表演,吸引了不少當地人圍觀,看得是嘖嘖稱奇,還以為是博物館安排的娛興特別節目呢!不過我一定要發表一下我逛完陜西歷史博物館的評語,我得說咱們那個飛機上的西安朋友,實在是以井觀天啊!如果他到過咱們家鄉的故宮,他絕對不會推薦我們去看他們的省博了,所以我得說句公道話,老蔣當年雖然打輸老毛,卻將中國歷代古物中的好料,全都給帶來台灣,也算是敗部復活,扳回一城。

工人電影院

為了打發到晚上 12點的時間,原本考慮去飯店洗桑拿或找個咖啡館坐,都因為要省錢而作罷,最後大夥決定去看電影,經問過路邊商店的指引,最近的電影院就在小寨,於是我們就搭公交車到了小寨的工人電影院。每人8元可看兩部西片,一部是『古墓奇兵』、一部是『木乃伊』,算一算還挺便宜的又可打發四個多小時,頗符合我們的需要,雖然戲院破舊(像咱們60年代的老戲院),也硬著頭皮將就將就了。不過進了堶惜~發現,哇!全是兩人的包廂座位,根本就是一個大型的MTV嘛!畫質不佳,音效不好,再加上簡體字幕,看起來實在很吃力,Wen和Frank坐在我的前面,我和莎賓妹坐中間,簡家姊妹坐在後頭,據出了電影院之後得知,只有我和小律看完全場,小律是因為捨不得浪費(真是克勤克儉,將來一定是個持家的好媳婦),硬是撐完全場,我則是想睡也睡不著。

怎麼說呢?主要是因為莎賓妹發高燒,身體忽冷忽熱,加上冷風直吹而來,令她輾轉反側、坐立難安,坐在一旁的我那有心思看戲,好擔心她會發燒過度,心想要不要打斷電影送她去就醫,可是去那就醫,我也無把握,只能先寄望我帶的感冒藥能發揮功效。我知道她也在苦撐,深怕掃大家的興吧!其實我在當下很掙扎,因為白天我們曬得中暑,晚上卻在戲院吹冷氣,這樣很容易生病,可是大夥實在是太疲累了,如果離開戲院,實在也找不到更好的選擇,只能盼望時間趕快過去。就在擔憂中我也很想打個盹,可是眼剛閉,右座的情侶卻火熱起來,搞得椅子地動山搖,波及無辜的我們,而後頭的小律也沒閒著,兩腳頂在我的椅背上,不時就動一下,活像是電動按摩椅,在如此內憂外患之下,誰有本事睡得著啊!

好不容易將電影看完,莎賓妹大概也快虛脫了,出了電影院,看到這堣j部份是工人遊民聚集之地,街頭昏暗而髒亂,忽然間我心頭好不舒坦,覺得好像有種不好的事情即要來臨,急著要搭的離開這個複雜的地方,法藍很細心地看出我的焦慮,關心地問:『KEVIN你還好吧?為何如此嚴肅?』是啊!我已經被我的恐懼和害怕所擁有,我已經被我自己強加給自己的責任所帶來的壓力所擁有,這是我這段旅程頭一次出現的『重擔』,卻也相當程度反映了我過去的生命。

晚上12點不到,我們順利回到火車站將行李取出,離凌晨2:50分的火車還有3個多小時,我們決定先填飽肚子再說。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