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天 7/20

西安火車站吃泡麵

火車站附近沒啥好吃,我們也累得不想走太遠,索性在商店買方便麵請店家沖泡,就坐在火車站前的地上吃了起來。麵還未吃完,小律和莎琳娜已累得趴在行李上休息。看到此畫面,我心想待會一定要找個地方讓她們好好休息,要不然一個一個都會累垮了。商店的女老闆挺熱心,分享了如何給小費後補臥舖車廂的經驗,還有小費的行情,我一一記在腦海,希望能派上用場。雖然已經入夜,火車站等夜車的人還是很多,有人索性在地上鋪個報紙就睡起來了,也許我們會覺得好髒或者好隨便,甚至覺得他們好可憐,可是就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他們不就是最不用擔心會失去身外之物的人,他們不就是最能放下形象的人?

茶間休息等火車

火車站的二樓有提供休息等車的茶間,每人收費5元,還可以優先進站候車,於是我們轉移陣地到此,並分批到一樓的衛生間做簡單的盥洗。茶間的沙發坐起來挺舒服,很適合我們小睡一番,我們用結冰的礦泉水,包著毛巾幫莎賓妹退燒,希望能減輕她的病痛。法藍利用這個空檔在寫他溯源的功課,並和我分享戰士的信條:『我沒有朋友,我以天地做我的朋友;我沒有敵人,我以冷漠和不關心做我的敵人…….。』,還有他在賣花妹妹身上體驗到的知足與感恩,及對賣花妹妹的辛苦遭遇,因慈悲心所引發而來的難過。我回應他說,我們不是上帝,我們不需用自己的價值觀來判斷什麼對她是好的,只要跟自己的心在一起,在當下想買花就買,也許你的十塊並不能改變她的未來,但是你的愛會讓她收到在這個當下,你和她的心是在一起的,這樣就夠了。

對於我們昨天的經歷和考驗,其實我還心有餘悸,面對團員們的身體狀況,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補上臥舖車的狀況,為了尋求指引,我抽到了一張禪卡叫『突破』:黎明並沒有離得很遠,但是你在能夠到達黎明之前,黑夜必須先被經歷過。在接近黎明的時候,那個黑夜會變得更暗。…….禪或靜心就是那個能幫助你去經歷那個混亂的方法,它能夠幫助你在平衡和覺知當中通過靈魂的黑夜。是啊!我差點又陷在混亂之中而不自知,我決定用打坐將自己靜心下來,我盤腿坐在椅子上,雙眼緊閉,口中反覆直唸:『感謝上天讓我們六人順利後補上臥舖車!』,約莫過了十分鐘,我可以感覺到身上有熱氣不斷地由下往上冒,一直流過胸口最後從頭頂散出,好像是將體內的暑氣排出體外一般。我還直觀到一個畫面,是一列火車飛快地往前方駛去,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山洞,直向光源疾馳而去。

單腳涼鞋擠上車

計劃不如變化快,雖然上車前我們已經一男一女分好buddy,讓彼此有個照應,還計劃了如何能以最快的方式,擠到最靠近臥舖的車廂。當車子真正一靠站,人群一擁而上,全亂了,更險的是我們的小律,一急將一隻涼鞋給掉進火車下的軌道上,你恐怕沒見過有人單腳穿涼鞋擠火車吧!咱們的小律就是這般瀟灑,簡直為咱們家鄉爭光啊!我們六人就這樣背著厚重的行李,穿梭在擁擠的走道上,最後終於擠到臥舖車廂前的通道上,等待候補硬臥。

我給你錢

照台灣的某旅遊書作者的經驗談,還有西安火車站商店老板的分享,如果要快速地補上臥舖車票,要塞錢給火車上負責管理臥舖車的票務人員。我負責進行此一賄賂的勾當,不過用說的容易,真正做起來可是不得其門而入。進入臥舖車廂前要先經過餐廳,我隻身走入餐廳想要打探虛實,不料在餐廳就被列車長給攔了下來,直說現在沒票叫我到13號車廂去排隊候補,我不死心就坐在餐廳的座位上,觀察局勢的發展,結果沒多久又有餐廳的廚師出來趕我,我和他交涉希望他通融至少讓我們的團員進來休息,我們願意貼點錢。他依然說不行,還坐了下來看起他的報紙,我無可奈何地繼續坐在他的對面,心想他會不會是不方便明著收取小費,那我到底該如何給他呢?我不斷地找機會遊說他,還說我們有團員發高燒希望他幫忙,他不勝其煩最後乾脆離開不理我。

坦白講以前我追老婆也沒有如此死皮賴臉,這次大概是因為很害怕讓我們又病又累的女團員,擠在狹小的走道上站到西寧吧!企圖心真的是會讓人丟掉顧慮,轉將焦點放在可能性上,我心想如果我一直沒有將小費給出去,我一定會很嘔。於是我鼓起勇氣將80元小費壓在火車票下,隱約漏出個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到列車長室,再一次裝可憐地說:『我要後補臥舖車,我給你錢,請你幫忙安排安排。』結果她白了我一眼說:『拜託我也沒用,現在沒位置,去!去!去!到十三號車廂排隊去!』

臥舖車之夜

排隊就排隊,問題是13號車廂的辦公廳又沒人,叫我當凱子等啊!硬座車廂堣H聲鼎沸,地上全是瓜子殼鋪成的地毯和果皮紙屑,椅子上的人則或坐或臥或躺,反正要閤眼過夜全憑個人本事。有的人在廁所前的通道上,鋪上報紙也照樣睡得津津有味,遇到有人上廁所要開門,每被撞一次頭就移動一下身子,然後無所謂地又繼續睡他的覺,哇!這種睡的境界真是高啊。為了達成我們的任務,我和法藍討論,因為我已事跡敗露所以改派他繼續去行賄,我則留在13號車廂排隊,如此雙頭並進、滴水不漏。

皇天不負苦心人,過了好一陣子,我遠遠看到法藍和女列車長往13號車廂走過來,後面還跟了一群也是要補票的乘客,法藍喜形於色的表情,我猜一定是有眉目了。我趕緊站好我的戰備位置,待他們一到我馬上將位置讓給法藍,我不清楚法藍是否給了列車長好處,為免造成她執行上的不便,我迅即悄悄地離開,先回到咱們團員的身邊,預告他們這個好消息。過了好一會兒,咱們色不迷人人自迷的英雄法藍,終於帶著六張臥舖車票回來,為了避免太招搖,我們強忍住興奮趕緊背起行李,二話不說朝臥舖車廂走去。此刻約莫已過凌晨3點,臥舖車廂堣@遍漆黑,乘客都已入睡,我們拿出手電筒照明,才發現我們六個全睡上舖(總共有三層),而且還剛好兩兩一對。安頓好行李,簡單地盥洗之後,我們迫不及待地要躺到床上,莎賓妹的額頭,還是有些悶熱,服了感冒藥和口服電解質之後,相信應該會好點,上舖的空間很小,對胖子而言要翻身很不容易,不過我已經覺得很幸福,折騰了一整天,此刻能有張床可以睡,就是天堂了。

事後回想這一段經歷,其實可以不用這麼麻煩的,我們大可在西安市,找大一點的飯店直接預訂臥舖車票即可。可是我們相信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樣的設計讓我們的行程充滿了刺激與挑戰,也讓我們因為相互依靠、相互扶持,而更培養了深厚的革命情感。

蘭州小姑娘貝貝

大夥都是第一次在臥舖車上過夜,可是都睡得特別安穩,一覺醒來火車已進入甘肅省,車上有廣播服務,除了政令宣導之外還會介紹沿途風光及播放大西北的民族歌謠,看著窗外一片片黃土高坡,心情就開始興奮起來。對於一個來自海島的遊民,大漠是一個和台灣的生活習慣、思維模式都截然不同的地方。

莎賓妹經過一夜的休息,體力恢復許多,她的對面舖是蘭州來的朋友,很自然而然地就和她們聊了起來,其中有位小女孩叫貝貝,很大方地唱歌給我們聽,特別是『青藏高原』,唱得是特有味道。她的哥哥博博就比較彆扭,撐了很久才唱,可是真正一開唱呢就一首接一首,愈罷不能。她們活似上天派來的天使,豐富了我們的旅程,也讓莎賓妹暫時忘了病痛。

法藍和文則和另外一舖的朋友聊天,聊得起勁,還喝起酒來,當大陸的朋友知道我們來自台灣時,大多會聊到一個問題:『你們對回歸有何看法?』當我被問到這個問題,我總說:『順其自然』,這樣誰也不傷到誰。也許從經濟、從民族的角度來看,統一最好;從政治、從文化的角度來看,獨立最好;但從愛、從人的角度來看,兩岸的人民互相尊重、包容與欣賞最好。

簡家姊妹花呢,也沒閒著,兩人坐在車窗邊,喝著美露,聽音樂看風景,也頗自得其樂。後來我拿出拍立得相機,和蘭州朋友拍了一張合照,並簽名送給他們留念,竟引起熱烈的回響,連列車服務員都跑來,也要求拍一張照呢。嗯!經過這次旅行的經驗,拍立得相機果然是做國民外交最好的工具。
西寧賓館

西寧為青海省省會,匯集了二十多民族,主要有藏族、回族、土族、撒拉族、蒙古族,人文色彩豐富多樣,集中國各地風味小吃於一地,最富特色的有烤羊肉串、饃饃、手抓羊肉、蟲草罐罐雞,而旅遊特產及工藝品則有冬蟲夏草、天山雪蓮、彩繪天鵝蛋。

我們終於在晚上七點半左右抵達西寧火車站,從西安到西寧全程歷時約十六個小時,破了我們生平單次坐火車最長的記錄。背上行囊,我們的警覺性就自然提高,出了火車站,幸好人潮未如西安恐怖,但是天空卻是一樣的灰濛,原來西寧市區的道路也在拓寬,這全拜西部大開發所賜吧。我們直接搭公交車到西寧賓館下車,西寧賓館是一幢舊式俄羅斯建築,一進園花木扶疏,空氣清新中帶點涼意,舒服極了,相較於市區的烏煙瘴氣,這娷痕蓮O世外桃源。在西寧賓館我們訂了兩間房,算是慰勞一下旅途的辛勞吧!我們迅速地辦理好登記手續,六人很熟練又順利地完成偷渡。一進了房,開始有人覺得天旋地轉,恐怕是令人期待又畏懼已久的高山症快要來了。

莎賓妹打點滴

在還沒來得及處理高山症之前,我們的莎賓妹倒是先揭竿起義,高燒已超過40度,這可把我嚇壞了,幸好賓館內有醫護室,我們決定要先送她就醫才行。 醫護室堿O有一位董姓的女醫師,待人親切隨和,讓我們放心許多,經過初步診斷是感冒沒錯,董醫師決定幫莎賓妹先打兩瓶點滴,起初莎賓妹還有點遲疑要不要打針,我對她點點頭表示贊同,我知道她在擔心大陸的醫療品質,我也不確定董醫師是不是赤腳仙,可是此刻我們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只有選擇對生命的信任,我的心告訴我,生命不會害我們,董醫師會治好莎賓妹的病。事過境遷,現在回想起來,也要謝謝莎賓妹在當下對我的信任。

高山症來了

醫護室位在二樓,說也邪門,每次我們爬樓梯上去,一進門就覺得地板好像會搖,董醫師好心地問我們要不要來點純氧,我和文、小律都分別吸了一大袋,可是吸完一點幫助也沒有,起初以為是免費的,後來才知道一袋要10元RMB。趁莎賓妹打點滴的時候,我們趕到一樓的餐廳用餐,順便幫她打包一碗稀飯和青菜,小律體貼地餵莎賓妹進食,這對堅強的莎賓妹來講也是一大突破,我和法藍趁機對莎賓妹開玩笑說:『你也太會撐了,我本來就故意安排行程中有個瞭解大陸醫療體系的體驗,還特地讓Frank在台灣就先感冒,然後將病毒帶來大陸傳染,本來計劃是你在西安就應該掛了,沒想到你太勇猛,竟然可以捱到西寧來,將我們整個計劃給打亂了……』、『你的意志力真是太堅強了,佩服!佩服!』

莎賓妹打完點滴已近11點,一回到房間,我趕忙打電話給貢嘎喇嘛的朋友--嘎申尼瑪,一來向他報平安,二來約定明日碰面的時間,這時才聽他說貢嘎等不到我們的消息,很擔心我們的安危,已經從玉樹打了好幾次的電話給他,我聽了之後覺得很不好意思,趕忙請嘎申代為轉告貢嘎我們一切平安,請他放心。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