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天 7/22

完成

今天一早抽到的禪卡叫『源頭』。我們可以進入一個非常大的能量庫,而我們要取得裡面的能量並不是藉著思考和計劃,而是藉著歸根或歸於中心,我們必須寧靜到能夠碰觸到那個源頭。它在我們每一個人裡面,就好像一個個人的太陽,給我們生命和滋潤。純粹的能量,脈動著,隨時可以取用,它一直都準備好給予我們任何我們所需要的東西,而且當我們想要休息的時候,它隨時都準備歡迎我們回家。所以,不論你現在是在開始進行一項新的東西,或是需要一些啟示,或者你是剛完成一件事而想要休息,你都可以去到那個源頭,它一直都在等著你,你甚至不必出門也可以找到它。

日月山

日月山是古代通藏的必經之路,當年文成公主入藏和蕃,便曾路過此處,即現在的倒淌河城鎮。文成公主和蕃實在是非其情願之事,但無奈王命難違,萬里迢迢入藏,途中奔波勞苦自不待言,在日月山頭休歇梳妝,唯東望神州,想起回歸無期,悵惘間不慎打破了日月寶鏡,鏡子跌落地下,摔成兩半後,形成了現時的日月山,後人為紀念文成公主入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事蹟,於是便起了今天的〞日月亭〞,日月亭中更紀載了文成公主和蕃始末。而文成公主傷心望鄉的眼淚則變為了倒淌河。而是河得名是因為其違反中國大多數河由西向東的流向,而由東向西而流。

我們在日月山的途中,看到一片又一片的油麻菜田(油菜子田),像極了綠色地毯上的金黃裝飾,美不勝收。我們不斷地歡呼尖叫,慶祝我們所看到的,嘎申則在一旁,不斷地告訴我們:『這沒什麼,山上(指玉樹)更美!』幸好我們都能活在當下,且不管山上如何,先慶祝此刻再說。

日月山的雲,特別雄厚壯闊,我站在日月亭前,也東望神州,試著體驗當時文成公主的心情,不過我可不敢隨便掉眼淚,免得又多了一條倒淌河出來。

日月山的公廁,有個可愛的藏族小妹妹在收費,如果你有機會到這個地方,一定要來參觀這個公廁,這堛瘍撒P臭和內地所有公廁一樣,但是它卻有一扇沒有窗子的窗,看出去的視野很美,我心忽有所悟:『人生有很多時刻,就像上大陸的公廁一樣,雖然惡臭難當,卻不得不上,幸好上帝為我們開了一扇窗,看出去美景依然,值得嚮往。』我憋氣拿起相機拍了一張幻燈片,大家笑我是逐臭之夫,我心堳o明白的很,這將是一張我很得意的作品。

青海湖

青海湖海拔三千多米,東西長約九十公里,南北寬約四十公里。青海湖並非海,用海之名亦是因為該湖鹽量高,而且面積大。青海湖水格外的藍,因湖水含氧量少,浮遊生物稀少,透明度達八至九米,故格外湛藍。青海湖盛產湟魚,乃天然魚場,但由於過度捕撈,湟魚數量驟減。湟魚祼鯉,肉質鮮美,極值一嚐!而於青海湖可依稀凝望海心山,海心山位於青海湖中央偏西之處,島上還住有藏民,以畜牧為生,自給自足,湖水一日不結冰,藏民一日便不會與外界通往來。至冬天湖水結冰期,藏民方乘騾馬、趕牛羊,徒步過青海湖往西寧地區,為島上日常起居作糧食補給,但因湖面遼闊,藏民還須於冰上生材火過夜。

青海湖風景區則在青海湖的東北部,即位於青海省東北部的大通山、日月山、青海南山之間,三面環山,是大國最大的淡水湖。其被稱為〞海〞,乃因為該湖面積龐大,等於數十個香港加起來。景區以高原湖泊為主體,兼有草原、沙漠、雪山等自然景觀,青海湖有四個形態大異奇趣的島嶼,分別為青海湖海心山、三塊石、鳥島、海西山及沙島。
我們錯過了逛鳥島的最佳季節,所以聽從嘎申的建議,只到青海湖的渡船口一玩,我們將吉普車直接開到海邊,開心地在海邊玩了起來。我和莎賓妹還各花了一塊錢,騎上海邊的白馬拍照,法藍和文則是站在水中央,兩人將手機舉得高高得,試看看能否接收到訊號,沒想到還真讓他們倆給試成了,我們急著要將此刻的感動分享給台灣的親友知道,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們這群來自海島的子民,萬里長征來到中國的內陸,竟然還可以遇到海,而且踩在海邊踏浪,聽海浪拍打岩石的水流聲,一切都如此似曾相識,就好像回到家鄉一樣。小律和莎蓮妹,則靜靜坐在海邊,遙望遠方的海心山,享受當下的喜悅。

油菜子花海

青海湖邊是一整遍金黃色的油菜子花海,更加襯托出青海湖的湛藍,加上天空的朵朵白雲,形成一幅絕美的畫面。我們紛紛躺在花海上拍照,個個擺出比花還嬌的姿勢,拍累了我們就圍坐在花海邊,等候嘎申拿出藏刀切起西瓜來,大熱天吃西瓜真是清涼爽口啊,我和法藍童心未泯,還互吐西瓜子為樂,若問幸福是什麼,我說簡單不過如此。

生命是用來唱歌、跳舞和慶祝的

我們今天落腳的地方,是在海南自治州恰不恰不鎮的玉禾賓館,經詢問此處巧好有一間7人房,每張床15塊錢人民幣,我們高興的不得了,簡直是為我們天造地設。今天又恰好是我35歲的生日,我們決定要將省下來的錢,晚上好好吃它一頓,順便為我慶生。但驚奇不只如此,在青海如此偏遠的小鎮,住到這麼便宜的房間,樓下有個普通的餐廳,還好有個包廂,包廂看來簡陋,竟然有個卡拉OK,卡拉OK也沒啥稀奇,最正點的是服務生,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旅客,還特地找來伍佰的專輯,而且當他們發現我們有人過生日時,還免費招待了我們一盤長壽麵呢,真是太窩心太感動了。在如此幸運的時刻,我和法藍可是卯起來就唱,一首接一首,唱不過癮還要外加手足舞蹈,我很久沒有如此開懷高歌,當下我真正體驗到OSHO大師說的:『生命是用來唱歌、跳舞和慶祝的!』如果能放下形象,盡情地唱歌、跳舞,才能真正地慶祝自己的生命。我很感謝有這群朋友為伴,我們一起狂喜大笑,一起把酒言歡,我們感動於天地之美,也更加珍惜生命的每個當下。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