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天 7/27

他馬的

今天的重頭戲是看賽馬,九點鐘不到我們就用完餐,整裝好等待貢嘎帶我們去山的另一頭看賽馬。我們打從遙遠的台灣千里迢迢而來,就是為了看這有名的賽馬會,前兩天都是藏族的歌舞表演,今天輪到馬術競技表演和賽馬登場。說也奇怪,前兩天上午都會下雨,今天的天公倒是挺作美的,只在清晨飄了些細微雨。聽藏民說參加比賽的賽馬,都已經餓了好幾天,肚子幾乎都凹了下來,而且比賽的騎士都是小娃兒,不用馬鞍也是為了減輕重量,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馬兒跑得比較快。

馬真的是人類的好朋友,因為用馬來形容事物的成語可真多,看賽馬可以見微知著。例如:當比賽的槍聲一響,有的馬兒跑特快,遠遠將第二名拋在馬後,這叫做『一馬當先』;有的馬一聽到槍聲,就腿軟想往回跑,這叫作『馬失前蹄』;落後的馬為了迎頭趕上,只見騎士們拿著皮鞭又抽又叫,這叫作『快馬加鞭』;不想受主人約束,自顧跑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的馬叫作『脫韁野馬』;半途放棄、輸贏都無所謂的馬和騎士叫作『馬馬虎虎』;至於能夠堅持到底,跑回終點的馬叫作『馬到成功』;還有一種原本一馬當先的馬,卻在第一圈因為不會轉彎而衝出欄繩,令觀看的人急的要大喊:『他馬的』。

第一場的比賽,因為時間計算的爭議,造成選手及支持者和公安之間的嚴重衝突,比賽因而暫停,只見藏族們從山頭紛紛跑向跑馬場,連各派喇嘛也前去聲援,賽馬看不成倒是看到喇嘛打架,法藍說咱們藏族的喇嘛打起架來可不輸朝鮮的和尚呢!比賽中斷,雖然有些掃興,奇怪的是,我們也沒多失望,真的是已經修練到禪的最高境界:『什麼都好』了嗎?反倒是貢嘎喇嘛,臉色有些凝重,他大概很遺憾讓我們遇到這樣情
景吧!他實在是很細心的一個人。

我們分頭搭吉普車回到帳蓬休息,這樣日子真是幸福,沒有排滿滿的行程,也沒有不做點什麼就是在浪費時間的壓力。這讓我體驗到,現代有很多人都將自己弄得很忙,覺得這樣才是善用時間,可是如果是用忙來逃避和自己獨處,逃避去面對自己生命的渴望,就像Osho說的:『單獨和孤獨是有所不同的,可以單獨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才會有更多的自覺和可能性』。所以我們如果因為害怕浪費『時間』,而有意識地去安排『做』很多的事,卻讓自己錯過活在當下,享受此刻的生命,不就等於是在浪費『生命』嗎?這樣的浪費所要付出的代價豈不是更大?。我們就這樣在帳蓬埵Y喝拉撒睡,和自己在一起,和團隊在一起,享受無聊、享受歡樂、享受拌嘴、享受揶揄、享受無所適事、享受沒有目標、享受一種生命中原始的單純。

澡堂洗澡

『走吧,我們去鎮上洗澡!』高原的氣候真是神奇,四五天不洗澡全無汗臭味,反倒是心理制約在作祟,腦呆堣斷地出現『該洗澡了』的聲音,也好!反正順道到鎮上逛逛,看能不能買到一些玉樹的紀念品。於是貢嘎和尊珠加上我們六人,就搭著友人的專車到結古鎮上的澡堂,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澡。
結古鎮上的環境和西安或西寧都差不多,因為西部大開發,到處都在挖馬路,整條街塵土飛揚再加上酷熱的溫度,逛起街來可一點都不浪漫,我身體上的不適,更弄得我毫無興致,一心只想再回到我的草原和大自然。幸運的是,當我們回到賽馬會場,比賽仍在進行,我們二度驅車前往觀賞,這次終於讓我們看了兩三回合的勝負,直到天色已暗,氣溫也陡降下來,我們才哆嗦的回到帳篷,這時我們才發現,這些天招待我們的喇嘛朋友們全到了,連塔立寺的住持也在場,是告別的時刻到了嗎?他們也太慎重了吧!

月亮代表我的心

是的,明天就要啟程回台灣了,我們依依不捨地和眾喇嘛朋友們告別,由衷地感謝他們在這段日子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照顧,雖然言語不是很能溝通,但是從他們身上顯現出來的友誼,真正讓我們收到『愛是全世界共同的語言』,這就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書中所提到『天地之心』。我們本是『一體』,是誰讓我們『分別』、是誰讓我們『分離』?在他們臨走前,我拉住了貢嘎,說我們有話要對他說,住持可能因為要趕回寺廟,所以和其它喇嘛先行離開,只留下貢嘎、尊珠和黑芝,還有也恰好前來踐別的措吉。

我請貢嘎、尊珠還有黑芝坐在床前,我們則盤腿圍坐在他們面前,我代表大夥說了一段感謝的話並致上我們事先準備好的禮物:『拍立得相機和軟片』,我臨時起意用台語問大夥『我們唱一首歌獻給他們吧!』,法藍提議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吧!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不移,我的愛不變,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尊珠哭了,貢嘎也跟著我們唱來壓抑他的淚水,措吉則紅著眼框站在我們背後,在這個當下,兩方的心緊緊地依偎在一起,這讓我想起在LP第三Weekend堛漕漭y話:『我可以愛你嗎?』、『你可以愛我嗎?』。這個畫面好美好動人,是啊!貢嘎啊貢嘎啊,此刻說謝謝就太見外了,而且也無法表達我們的感謝於萬一,只有月亮能代表我們的真心。

藏族女高音吟唱

在玉樹賽馬會的最後一晚,我們親耳聽到天籟之音從遠方飄來,我和法藍忍不住要衝出帳篷,尋找聲音的來源,幾番搜尋之後,才發現就在鄰近帳篷處有位藏族的女生正在吟唱,光線微弱只能隱約看見帳篷上晃動的人影,不久文也加入,我們三個人就坐在帳篷外,讓歌聲牽引著我們的靈魂,在黑夜星空下自在地四處遊盪。我和法藍分享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只要聽到藏族女高音的吟唱,我整個人就會被吸引過去,真的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感謝老天爺的安排,在我們離開玉樹前送我們這麼棒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