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天 7/28

完成

『K-e-v-i-n ! 帳篷是不是倒了?我的臉冰冰的!』今早在法藍的尖叫聲中醒來。睜眼一看,經過一晚的風雨,三條固定的主繩鬆動,造成帳篷傾斜,一側的篷布倒下親吻著法藍的臉頰,這種Morning Call 還真特別。不過,我倒是懷疑會不會是法藍的念力太強,晚上夢到和韓國妹妹在熱吻 ? 篷頂漏雨讓睡在一旁的文半夜也沒閒著,忙著將行李大搬風,反倒是我這個每天最早起床的報時鳥,安穩一覺到天明。熱心的措吉6:30準時過來,要幫女生們穿藏服拍照,未料等不到喇嘛們的出現,只好先回去忙她的工作。我們打包好行李,耐心等候貢嘎喇嘛和嘎松尼瑪的到來。

我今天抽到的禪卡是『完成』。任何耗用你的時間和能量的事現在都來到了結束的點,在結束它的時候,你就可以清出那個空間讓新的事情來開始。使用這個空檔來慶祝兩者──舊的結束和新的開始。感謝貢嘎、尊珠、尼瑪、白多、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喇嘛朋友們,這些天無微不至熱情貼心地款待,讓我們每天充滿驚奇、堆滿歡笑。
出發前,我們將來程未付完的車資結給嘎松,並用新台幣再和貢嘎換了一些人民幣,因為我們剩餘的人民幣已不夠付回程近3千元的車資。

下了整夜的雨,地上都還是濕的,回程的山路上,我們先是看到一輛清早才翻落山谷的吉普車,接著又遇到公車和卡車對撞的事故,只見公車的車頭嚴重損毀,司機重傷送醫,乘客則下車在旁驚魂未定,整個公路交通因而受阻。幸好我們的吉普車,有翻山越嶺的本事,從旁突圍而過。嘎申說這個事故,恐怕要到下午才有辦法疏通,因為整個玉樹的公安都在賽馬會維持秩序,沒有多餘的人力可以趕來處理。我回頭一看這個公車,猛然發現就是玉樹往西寧的長途公車,天佑我們也!如果我們沒有改變主意改乘吉普車,我們今早就會搭上這班公車。

為了先苦後甘,我們決定今天多趕一點的路,終點從瑪多縣推進到溫泉鎮。總計從玉樹到溫泉長達520公里路,其中包含近300公里施工中的土路。不過我們很幸運,因為昨晚下了整夜的雨,已將漫天風沙降到最低,加上來程灰頭土臉的辛苦記憶,相較之下,回程覺得輕鬆許多。

我要送禮物給誰OR我應該送禮物給誰?

我們聽從措吉的推薦,前往三江源附近的『嘉那瑪尼石經堆』買了刻有經文的石頭,準備分贈親友,旅遊原是件美好的事,不知何時買禮物卻成了旅遊中最大的心理負擔。大夥較喜歡小的石頭(因為較輕不佔空間),我不忍和大夥分食,只挑了一顆較大的石頭,準備送給大哥。嘎申說這石頭可以請貢嘎喇嘛回台灣之後,幫我們唸經,更有祈福保安之效。後來在碑亭前拍照留念時,一位衣服破爛的老阿婆也拿著更大的石頭前來兜售,看到她臉上刻著風霜的皺紋,我難過地想哭,心中有個衝動想要同她買一顆石頭,套句在陜西買玉時的經驗,莎賓妹也說:『買石頭也要緣份,買吧!你和她有緣』。是的,我和她有緣,我收藏這顆石頭,祝福她老人家平安健康。

豐富的自然景觀和氣象變化

從『當達』到『巴顏喀拉山口』63公里的山路上,我們先是看到一座又一座白靄靄的雪山而驚呼不已,想必在如此寒冷而險峻的山頭上,應該少有生物活動吧。雪山的無限神祕令我想要一探究竟,我馬上聯想到『聖境香格里拉』一書中提到的香巴拉,說不定每個雪山就是香巴拉的入口。難怪有那麼多的登山家,冒著生命危險要攀上聖母峰。是否心中始終懷有優美景象而放下一切的人,才有機會進入香巴拉?是誰在為這個世界的美好而默默禱念付出?

白雪定也喜歡為她驚奇的人兒出現吧!我們後來在公路兩旁遇到一畦畦未融化的雪,興奮地下車玩耍就像稚童一般,當然免不了也要躺在雪上拍照留念囉。還記得法藍說他超愛天空中純色的藍,我則偏愛藍天中千變萬化的白雲。我在LP38寫的歌『讓愛走進』,歌詞中就曾如此形容:『愛,讓它自由,就像藍天山谷的白雲,讓它自由飄動,豐富了你我……。』是啊,雲就像愛一樣,讓不變的山谷天空,多姿多彩,不要妄想去佔有它,就讓它不斷飄動,豐富了更多你我。

我們選擇在賽馬會的第四天離開,正好避開大量返回西寧的車潮,幾百公里的路途上偶而才會遇到施工的車輛,這種感覺真好,一路上只有藍天白雲及草原上的牛、羊、馬為伴。而且常常在翻過一個山頭之後,就會有不同的地貌或山形可以欣賞,真的是美不勝收。
『哇!你看,沙漠!』這一路上嘎申早已習慣我們的尖叫聲,我示意他停車下來拍照,是啊,這種體驗太奇妙了,在一天之中我們經歷了青海的山、雲、雪、雨、江、湖、草原、沙漠…。就好像是舞台劇即要謝幕時,所有演員都一一出來向我們致意,我們也沒失禮,用生命中最大的驚讚來歡呼慶祝。我挑了一個沙丘在上面示範起『多爾滾』,忘了是誰在來程的時候吵著要在草原上打滾,我們一行六人最後倒是在回程時,一一在沙漠留下翻滾的痕跡。

據法藍描述,星星海是他曾在夢中到過的地方,所以他一眼就可以認出,我相信這一點不意外,就像是我們六個人的相遇,和決定要一起來青海旅遊一樣,這絕對不是偶然,而是生命中最巧妙的安排。

脫離苦海

從醉馬灘到溫泉鎮的最後44公里路上,途經一個地方叫『苦海』,這時天色已暗,且下著細微雨,吉普車在山路上緩慢而行,嘎嘎的雨刷聲配上天空中一半烏雲、一半霞光的詭異氣氛,自然就勾出我們心中的恐懼和敬畏。忽然想到『人定勝天』這個成語,覺得現代人真是狂妄和自不量力,違抗大自然運作的苦果,現在不正強力反撲而來,何時我們才能脫離苦海呢?該學學藏人吧,他們總愛說:『感謝上天贏了!感謝上天贏了!』。電影【本能反應】中曾提及,人類最大的痛苦是來自於想要控制一切,妄想扮演萬能的上帝。何不就像青海的藏胞們,過著遊牧農耕的生活,只種足夠吃的農稼,只狩足夠食的獵物,遵守大自然的規範,融合在大自然中,大自然永遠是生生不息,不餘匱乏的。

抵溫泉鎮時雨已停了,嘎申幫我們打聽較乾淨的旅店,最後我們決定落腳在交通旅店。一間房有三張床,每床收費10元人民幣,沒有衛浴雖然簡陋,卻足夠讓我們安穩過夜。我們要的真的不多,原來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的。
晚餐吃了雞蛋飯(蛋炒飯)和紅柿子蛋花湯(蕃茄蛋花湯)。大夥趕了一天的路恐怕也累了,只自顧著吃不見往常的嬉笑怒罵,氣氛顯得有點冷淡。雨後的天空,格外清澈,皎潔的星光,足以照亮通往公廁的路,對於習慣在草原大自然的我們,公廁的髒臭可真令人不敢久留。用溫泉簡單梳洗後,我們躺在溫暖的被窩,很快就沉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