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日 7/29

思念總在分手後

今天的功課是放下與告別。天剛亮我們就從溫泉鎮出發,還剩300公里路就到西寧了。這段路程不長又好走,所以心情格外輕鬆。(經過1千多公里的長征,我們對於距離的度量衡單位也習慣用【百】公里起跳)。不過離西寧越近,心情就越複雜起來。喜的是離家近了,憂的是就要告別了。不要為那些會被帶走的東西浪費掉我們的生命。我們互相提醒,與其憂傷還不如好好珍惜和把握住現在吧!

『我好想吃肯德雞!』、『我好懷念ㄔㄨㄚ、冰!』、『我要喝可口可樂!』
自從文(酷似朝鮮人的藏胞)在玉樹認識了藏族服務生『措吉』,我們就聳恿他要請我們吃肯德基或麥當勞,才能堵住眾人的嘴。我更使出狠招,帶頭用感謝式禱告說:『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讓我們一起感謝,感謝文宇軒預知8月1日公司即將調薪10%,公司股票上漲30%,一時龍心大悅,在咸陽招待我們吃肯德基全家餐,及免費桑拿和按摩的服務,感謝主!感謝文宇軒分享給我們的一切!阿門!!』

到了西寧不過正午時分,我們找了一家漢人開的餐館用餐,思鄉的心從點菜就可以看出端倪。我們點了:【糖醋排骨】、【紅柿子炒蛋】、【家常豆腐】、【炒空心菜】、【東瓜排骨褒】。我們終於吃到冬瓜了! 因為一路上來回1800多公里,我們共點了三次冬瓜排骨湯,每次都缺貨,直到這次終於吃到,也算是完成一樁心願ㄚ。為了留下嘎申尼瑪的通訊地址,嘎申拿出他的大陸身份證,我們才發現其實他叫:『嘎松尼瑪』。哈!可以溝通就好了,反正名字也不過是個代號。

是該分開了

往西寧機場的路上,嘎松尼瑪(我們的司機兼地陪兼好友)買了一棵西瓜,準備為我們餞行。他設想很周到,路上還特地花錢洗了車,大概是不希望我們髒兮兮的進機場吧,洗完車他還準備幫我們將行李也擦一擦,我們阻止他並開完笑地說:『髒才表示我們有來青海玩過,這是我們光榮的記錄呢!!』進了機場,我們請嘎松幫我們照了兩張合照,大夥笑容依然,卻掩飾不了心中淡淡的離愁。原本計劃先去櫃檯辦理劃位及託運行李,再和嘎松好好來個西瓜小聚話別,不料,西寧機場的櫃檯設在安檢區內,我們必須就此和他分道揚鑣。也許是老天爺的體貼,只讓我們匆匆地和嘎松一一相擁而別,無暇讓我們去理會離別所帶來的感傷。直到我們辦完所有手續,通過海關,進了候機室,莎賓妹忽然說:『好捨不得嘎松喔!想到他要自己再開將近900公里的路回去,就覺得好孤單。』至此,濃濃的哀愁襲上眾人的心頭。

如果你瞭解到那個片刻是該分開了,因為你們的途逕在這個交叉點分開,那麼你就帶著感激跟對方道別,感謝對方所帶給你的一切喜悅、歡樂、和你們在一起分享的美麗片刻,沒有悲哀,也沒有痛苦,你們就只是分開。 ----- 奧修

夕陽無限好,只因近黃昏

到了西安咸陽機場,一下飛機迎接我們的是即將落入西山的小太陽。隨手便拿起相機拍了下來。這讓我想起:『夕陽無限好,只【因】近黃昏。』離別之所以美,就美在完成,就美在無常,就美在它的稍縱即逝。

我們今晚準備下榻在咸陽市的彩虹賓館。原本的打算是西安已經住過了,所以回程安排住在不同的城市,而且咸陽市也離機場較近。未料,到了咸陽機場我們才發現,機場沒有公車到咸陽市,除了『搭的』之外,沒有其它選擇。經向彩虹賓館查詢行情,機場到賓館搭的每部車約80元人民幣,如果走出機場,幸運的話可以講到一部車40~50元人民幣。

此時我們的財務已告急,我們必須小心盤算每一塊錢的花費。於是我們決定走出機場之外,尋覓有緣人來載我們。背著厚重的行李,我們走到馬路對面的機場酒店,在人行道上,我們就歇了下來。坦白講,此刻天色已暗,約莫快接近晚上八點吧,腦子媟Q的是趕快到賓館下榻休息,而我也開始對於我當初安排住在咸陽彩虹賓館的失算也感到有點懊悔。

不要執著於特定的結果,在任何事件、任何結果當中,都包含著更高的旨意。幸好我的心較為篤定,沒有太多的慌張,順其自然地迎接下一個挑戰或驚奇。我心想:『如果生命將我們送到這個地方,那他也將繼續將我們送到他要我們到的地方。』

若要如何,全憑自己

一會兒,前方來了一輛小奧托(小型計程車),經過我們時看了我們一下,我心想這車又小又舊又髒,不是我們所需要的車,就沒有攔下。沒想到這車往前開了50公尺,又掉頭回來,停在對面車道,搖下車窗問我們要不要搭車,我走了過去,和他交涉,我說:『我們要到咸陽市彩虹賓館,怎麼算?』,他回答說:『一個人10元!』,我心想便宜又問說:『可是我們有六個人ㄝ!』,他打量了我們一下竟說:『擠一擠,應該可以!』,當下我實在是又興奮又不可思議,因為我們六個人各背了六個登山大背包和六個小背包,外加我的相機裝備,搭嘎松的七人座吉普車都已經很擠了,更何況是這台五人座沒有屁股的小車?無暇多想,我笑著回頭向大夥通報這個好消息,機會來了(瘦羊來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擠上這台車,這樣又省錢,六個人又不會分散。

司機調頭將車停在較隱密的地方(因為這裡照理說不能載客),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將裝備和人擠上了車,健力寶較瘦和我坐在前座(我有一半的屁股是坐在他的手煞車上!),其餘四人和行李擠後座,企圖心真的很可怕,真的是沒有可不可能,只有要不要的問題。我們要上車,我們六個人和全部行李都要擠上這部車!

貴人不分長相

擠上了車,司機就後悔了,開不到100公尺,他就下車看他的輪胎,擔心他的車無法負擔如此沉重。他提議往前再找一部車分載部份的人,我當然不同意,回他說是因為他說一個人十元而且六個人擠一擠,我們才上車的,請他無論如何,一定要載我們到賓館,可是他還是碎碎唸擔心他的車,我為了要轉移他的注意力,用京片子使勁和他瞎扯,我說:『我們也算是有緣,本來我們是要等我們咸陽的朋友來載我們的,結果先遇上了你這個貴人,讓我們可以提早到賓館休息,我們趕了一天的路也挺累的,還好有遇上你…….。』,他也很酷的回說:『貴人有像我長得這副賤相的嗎?』,我忙說:『別這麼說,貴人是不分長相的。』(根據事後法藍描述,他們坐在後面聽到這句話,差點沒笑出來,因為我這麼一說,好像真的同意他長得很賤似的。)

不過顯然司機沒想到這麼多,因為從結果來看,他似乎還覺得蠻中聽的,接下來我從天氣開始聊起,他話匣子一開,就完全忘了車子負擔太重這檔事。我對於這段過程印象很深刻,我看到我們六個人的心,相互的信任,十幾天下來的默契,好得不能再好,謝謝大夥對我這個冒牌領隊的體諒和支持。到了咸陽市彩虹路,我終於鬆了一口氣,還假裝很熟的和司機說:『嗯!彩虹賓館快到了。』到了賓館門口,行李服務員來幫我們開車門,當我們六人一一從車內鑽出來時,他著實嚇了一跳,更誇張的是我們從車內又將六大七小的行李提出來時,他驚訝的表情就好像挖到兵馬俑一樣,實在是令人難忘。

我們沒錢

我們預先訂了兩間房,照例文和莎賓妹留在外面等候,其餘四人進去辦理Check in,不過櫃檯尚無我們的資料,打算先收我們每間房200元的押金,我竟理直氣壯地抱怨說:『我們沒那麼多錢,這是我們旅行的最後一站,我們錢都已花完了…….。』,櫃檯人員服務也不錯,忙說:『那你們先上樓,等我們查證你們的資料後,再通知你們付押金。』

進了房間,放了行李,已近九點半,法藍接到電話通知,他傳承了我的寡廉鮮恥,也抱怨押金太多,最後以每間房50元人民幣成交,果然是青出於藍更甚於藍。法藍去付押金的同時,順道將文和莎賓妹帶了上來,同時也打聽好咸陽市有肯德雞,不過十點鐘就打烊了,從賓館搭的約十多分鐘,車資5元。經緊急會商,大夥決定今天一定要完成心願,就算傾家蕩產也要吃到肯德雞,於是派法藍和文搭的去買回來吃,其他人則留在房間先盥洗休息一番。10:20分左右,倆人帶著戰果回來,六人幸福地圍在一起【啃得雞】起來。好爽喲!

『感謝主,讓我們真的吃到肯德雞和喝到可口可樂!也感謝文請我們吃這一餐!』飽餐一頓之後,經過財務大臣莎蓮妹的結算,我們確定錢已花得光光,不過明天的事明天再說,我們開心地決定再封自己一個名號,叫做:『青海吃喝拉撒光光團』。
創作者介紹

白色魚尾紋

白色魚尾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